<返回更多

远离金字塔诈骗,不做骗子发财的垫脚石

2020-03-20    
加入收藏

来源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唐映红。(本文原标题《从“非法集资”到“非法传销”,本质都是金字塔诈骗》。)

远离金字塔诈骗,不做骗子发财的垫脚石

 

金字塔诈骗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古老诈骗方式,它在金融投资、市场营销领域有着极为泛滥的历史。

所谓金字塔诈骗,概括起来就是,通过向投资人或直销者承诺,通过向新加入者的投资或者购买支付所抽取的佣金来回报他们此前的投入。

举个例子,假设某人投资或购买支出了1000元,他要怎样得到回报呢?

他只需要按照规则和要求再拉3名投资人或购买者,从每人支付的1000元里提取35%的佣金,这样他就获得了1050元的收入。不仅如此,每名新加入的投资者或者购买者也如法炮制,每人再拉各3人入彀,下一级的3个人每人也获得1050元收入,而他还能从再下一级的9个人每人支付的1000元中再提取10%的佣金,这样又收入900元。累计收入1950元。如果规则约定还能从下面第三层继续提取5%的佣金,还能收入1350元;第四层继续提取2%的佣金,再收入1620元。

就这样,一个投资人或者购买者就能从发展的4层下线网络中共获得4920元的收入,回报率高达392%

而这样层级的组织网络就形成一个类似金字塔的结构,故名金字塔诈骗。之所以称其为诈骗,因为任何金字塔诈骗都不可能无限制地拉人入伙,总有断裂的时候,而最后那些交付了1000元入彀的大批人群将血本无归。这就像“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鼓声一停,大批的新加入者成为损失承担者。

在金融投资领域,金字塔诈骗最常见的变种形式就是庞氏骗局(Ponzi scheme),社会生活中时不时所曝出的集资诈骗通常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行骗。庞氏骗局的基本形式就是向投资人承诺高额利息,如60%;然后用新加入者的投资来支付更早上当的人的利息,以此拆东墙补西墙。

庞氏骗局与典型的金字塔诈骗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被骗者真心以为自己获得的回报是投资收益;而后者明知道自己的回报来自于后加入者的的投资。

在市场营销领域,金字塔诈骗的形式就是人们所熟知的所谓“非法传销”。传销本身是一种区别于店铺销售的多层次营销(multi-level marketing),与金字塔诈骗有着相似的金字塔结构。但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金字塔诈骗活动中,加入者的收入主要甚至全部都来自于新加入者的支付;而传销活动中,加入者的收入主要是销售商品的利润,辅以新加入者销售利润的抽成。在市场营销中,要区别金字塔诈骗活动与传销活动并不难,传销有真实的商品,而且商品价格参照同类商品的合理价格范畴,购买者主要是为了使用商品而购买;金字塔诈骗所谓的“商品”(有时候干脆连商品都没有,只有一个虚拟的“名头”),其购买价格远远超出“商品”本身的合理价格,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市场同类商品,购买者主要是为了赚取“下线”购买金额的抽成,而不是为了使用“商品”。

人们之所以会陷入金字塔骗局,最浅显的原因就是因为人性的贪婪。没有会不喜欢暴利,投1块钱,变成2块钱甚至10块钱。金融投资领域的金字塔诈骗主要针对的就是那些有闲散资金,甚至富裕阶层的人群。骗局的策划者和组织者只需要编织一个看起来靠谱的神话就可以忽悠到对此深信不疑或者半信半疑的投资人。对后者,一开始的“甜头”往往会打消他们的顾虑,如投入100元,第一个月就如期收到承诺的高利息返回。

事实上,人们对于“果然如此”的应验体验具有感知显著性,并且对于身边人也是一种示范。所以,金融投资领域里的金字塔诈骗在初期会造就一批暴利者,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投入了一笔钱,然后就等着如期收到承诺的高额回报。这种示范会极大地鼓励观望者的踊跃加入,以至于雪球越滚越大,直到鼓声停止,大批新加入者被套牢其间。无论是怎样的金字塔诈骗活动或组织,为了更多地拉人入伙,他们都必然会娴熟运用各种说服的方式来给加入者或关观望者“洗脑”。“讲师”是金字塔诈骗组织或活动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他运用各种各样说服技巧来使加入者深信不疑;旁观者踊跃一试。培训和帮助提升加入者的说服技巧也是金字塔诈骗组织惯常采用的方式,将加入者培养成新的“讲师”,带入更多的新加入者,这样金字塔诈骗的游戏才能有效地继续玩下去,而延续得越久,资深的投资者或购买者才更可能获得暴利。

所以,不难观察到,中国社会有着针对不同阶层人群的金字塔诈骗方式:对高收入人群的,是“非法集资”;针对贫困人群的,是“非法传销”。社会底层人群被“非法传销”忽悠就未必是因为贪婪,而是急于挣一笔钱来还债或者改善生活。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被互联网招聘平台发布的招聘讯息所吸引,在已经觉察和顾虑到对方可能是金字塔诈骗组织的情况下,在重重经济压力下仍然选择了去天津“入职”。一个曾经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拒绝入学的大学生,却难以拒绝可能挣到钱的一个“机会”,哪怕有可能是金字塔诈骗组织。只是,对于底层人群来说,金字塔诈骗组织和活动就没有“非法集资”那样还要披着温文尔雅的外衣假装高端,他们会采用暴力强制的方式,对加入者或“误入者”进行洗脑灌输。根据对邪教组织长期的研究,美国心理学家史蒂夫·哈桑(Steve Hassan)曾提出了“BITE模型(BITE model)”,从行为、资讯、思维和情绪四个方面,讲述一个邪教如何对成员进行精神控制。如果观察一下很多“误入者”在网络上对自己经历的描述,不难看出,那些底层“传销组织”的做法,完全符合“BITE模型”的描绘。

一是行为控制(Behavior control)方面。金字塔诈骗组织通常对加入者或误入者的衣食住行进行严格的规范,甚至他们的睡眠和闲暇时间也要受到组织规范的限制和约束。加入者或误入者大部分时间被金字塔诈骗的授课及组织活动(如互相激励等)所占据;他们几乎不能擅自决定任何主要的事项,必须要经过批准;而且还必须将自己的感受与行动报告给上层成员。加入者或误入者必须要服从组织所规定的严格规章,稍有违反就可能遭致责罚。让我们看看一位“误入者”描述的“传销组织”时间表:“早晨4点起床,拿好被子去野地睡觉,睡到8点左右,起床之后开始打牌,10点左右开始吃早饭,吃完饭之后,……开始背东西,来了两天及以上的开始听“师傅”讲课;下午一两点的时候,开始吃午饭,午饭是馒头咸菜,午饭之后也是“学习”……”

远离金字塔诈骗,不做骗子发财的垫脚石

 

▲“学员”们的课堂笔记

二是资讯控制(Information control)方面。金字塔诈骗组织普遍通过控制和歪曲资讯,使成员尽可能不能接触到组织以外的资讯,有时会通过使成员过度忙碌以至无暇接触外界。从很多人误入金字塔诈骗组织后的描述来看,他们实际上已经被控制与外界的沟通,对外联系的时候,必须号称手机“丢失”了。大学生李文星在失联前一天给母亲联系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这也看得出,他与外界的联系被严格地限制甚至禁止。“接电话的时候如果旁边有人,其他人必须静音,电话由大扛拿着,开着扩音,接电话之前,先告诉你怎么怎么说,如果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说错了话,大扛马上按静音,然后恐吓大声骂你……”三是思维控制(Thought control)方面。金字塔诈骗组织无一例外都会把所谓的成功、致富奉为圭臬,宣扬极端的成功致富概念,不成功不致富就受穷。通过一套特殊的语言词汇和概念来代替常规的思想表达。特别是,为了鼓励加入者或误入者能积极地继续拉人入伙,通过升级至所谓的“老板”头衔,胁迫凑够钱来“升级”。仍然是网友爆料称,在“传销组织”里,对于拉什么人入伙,据说也是有“规律”的,比如“可邀约的人”要具备以下条件:“有事业心、孝心、上进的人、想自我改变的人、赔本想翻身的人、想赚钱不想出力的人、怀才不遇的人。”简单地说,这样的人,在诈骗组织看来,更容易被所谓的一夜暴富前景所吸引,心甘情愿地成为金字塔的一块基石。

远离金字塔诈骗,不做骗子发财的垫脚石

 

▲警察查获的传销笔记,图上写着十个等级的女人定义

四是情绪控制(Emotional control)方面。使每个成员随时随处都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控制,过度夸大他们的致富的责任感和贫穷的失败感,使他们相信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过错,只有通过金字塔诈骗组织所设计的一整套活动才能脱贫致富。甚至通过辱骂和殴打来制造和培育恐惧,威胁试图离开组织者。而对于成员之间的情感关系,更是有着严格的规定。如下图所示:而暴力威胁和恐吓,也是这个模型里的关键环节。非法拘禁、暴力辱骂、殴打……这些不仅仅是让加入者心存畏惧,即使有成功的逃离者,也很难对曾经施暴的人进行像样的举报,对暴力的恐惧,甚至会伴随受害者的一生。而即时发生的暴力行为,不仅仅可能让误入者失去生命,对于施暴的团伙来讲,也不乏在正当防卫的情形下受伤及丧命的先例。但愿李文星案件的发生,能让大众对这种畸形的、近乎邪教的行为有所了解与防范。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处理。
▍最近更新
更多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