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更多

在细节中,看张一鸣如何打造公司这个「产品」

2020-03-22    
加入收藏

「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像打造产品一样做公司)。

2015 年 11 月 7 日,字节跳动 CEO 张一鸣在其个人微博上敲下这句话。这些年,随着字节跳动不断推出今日头条、抖音等爆款产品,公司估值一再走高达到 750 亿美金,这句话也在互联网行业广为流传,甚至成为张一鸣的至理名言。

不少人都知道,却又很难讲清楚它该如何执行。毕竟,字节跳动素来低调,张一鸣也很少在公开场合做更多解释。我们该如何学习字节跳动,打造公司这款产品?或许,从字节跳动公司治理种种实践的细节中能够略窥一斑。

 

在细节中,看张一鸣如何打造公司这个「产品」

字节跳动沟通工具的变迁图 | 图片来源:字节跳动

 

字节跳动的工具发展简史

很少有公司会像字节跳动这样,对生产工具的选取有着近乎强迫症般的执着。 2012 年成立至今,字节跳动在公司层面进行过四次全员的生产工具迭代。

最早是 Skype,紧接着是微信企业号,Slack,钉钉,最后才是飞书。对字节跳动而言,最适合才是最重要的。Skype 有多人通话功能,能够满足团队早期线上沟通的需求。只是,随着团队规模扩大,成员沟通就不仅限于通话,还涉及文档传输、工作流程安排等诸多问题。

Slack 功能相对全面。然而,作为一款国外软件,它甚至无法将群组名称修改为中文。字节跳动的产品经理和工程师们倒是挺喜欢,可其他部门的同事却难以适应它的产品界面,考虑到公司运转的整体效率,Slack 于是被替换掉。

后来字节跳动选用了钉钉,看重这款产品接口的开放。两边的工程师甚至拉个一个群组,共同讨论开发适配字节跳动管理的功能。而字节提出的第一个需求便是能否支持机器人的开发。

很少有公司会像字节跳动这样,频繁地更换生产工具,并且都是在全公司层面执行。这并非是一件易事。比如要替换掉 Skype 的时候,在这个软件中原本并不活跃的大群,员工们开始躁动起来,纷纷表示用的挺好的不用换,文件和信息都在里面,换起来麻烦。

一旦决定使用某款工具产品,字节跳动在推广上便无比坚决。这些工作都是由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负责的效率工程部门主导。这个部门的作用就是专门研究先进公司治理的方式,并在字节跳动内部推行。面对员工的异议,谢欣给出的办法是,提前通知员工,约定好更换的时间节点,等到了这天就准时解散软件群组。

对于生产工具,字节跳动更加在意扩展性与适配性。这也是他们决定自主开发飞书的缘由。工具应用最直接的好处是降本增效。谢欣说,很多人看飞书,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公司的通讯工具,但团队给它的定位却是类似谷歌的办公套件套件,重点解决员工之间沟通与创作的效率问题。

如何理解沟通与创作?谢欣解释,比如在一个知识型的企业,知识或者说信息,本身就是企业极为重要的资产。知识如何被创造出来,如何更高效地分发给需要的员工,受众又如何更好消化吸收,这些都需要先进的工具支持。

除了沟通工具,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创作工具也经历了同样的变迁。最早是 wordExcel,这类本地工具不便于线上协同,于是换成了在线协同文档。好处是多人可以同时编辑,提高了工作效率。然而,主流的协同文档十多年来都没太大变化,字节跳动于是为自己量身定做了飞书文档。

这些便是字节跳动内部的生产工具发展简史。字节跳动在选取工具时,会从自身规模,组织、文化特点等综合维度考虑,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保持着对工具迭代的敏感性,这才能实现「工具+管理」的双重合力。

 

在细节中,看张一鸣如何打造公司这个「产品」

飞书产品页面 | 图片来源:飞书官网

 

效率提升,从优化会议开始

你的会议时间都去哪了?花费了多少时间制作精美 PPT?会议会分配多长时间进行主理人演讲?头脑风暴环节是否沦为彼此消耗的拉锯战?

会议是企业生产的核心环节,也是拉低公司运转效能的重灾区。于是,在开会这件事情上,字节跳动也跟低效较劲起来。在他们内部有一种特殊的会议形式,叫做「飞阅会」。

传统的开会模式往往是一个人讲,参会者听。飞阅会不同。如果你是第一次参加「飞阅会」,一定会感到办公室里那种奇怪的氛围。异常安静,没人在台前讲解 PPT,大家要么看着电脑,要么盯着手机,一起在默读此次会议的主题文档。

静默阅读,是飞阅会的第一阶段。等大家都读完了,就进入到讨论环节。这时候,会议的发起人才会开始主持会议,有条不紊地跟着文档,一一讨论和解决备注里大伙儿提出的质疑、意见。

开会时,某个项目或者流程可能并非是主持人主管,所以有些问题并不能马上回答,想要请教相关同事有时又会特别麻烦。在飞阅会上,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就可以直接在飞书文档里 @ 相关同事,即便他并不在会议现场,也能够快速收到飞书评论的提醒,并且回复这个问题。

这在时间和空间上实现了会议的异步与高效。一场会议,无需过多的员工参与,员工自身也可以合理分配时间,解答会议问题。最早,这个方法是飞书团队在用,后来反复迭代,觉得可以沉淀下来推广到全公司。谢欣说,这样做的的效果是公司开会的效率提高了,偶尔参加几个传统的讲 PPT 的会议都会觉得不适应。

如今,全球化成为字节跳动下一阶段的发力点。针对全球范围内的员工协同,语言成为沟通效率的核心。谢欣记得,最早他们内部曾鼓励员工学习英语,提高语言水平,实际操作后发现不可行。「机器学习的效率会比人的效率要高」,谢欣说,现在 AI 翻译功能在这其中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在优化会议环节,提升效率层面,字节跳动的做法就像做产品一样,先在小团队内部实验一个可能性的方案,经过小步快跑地迭代之后,再扩散到公司全员。这套方案的目标同样与降本增效的目标对齐。这些方法论的沉淀,最终都成为了公司这个产品的优质资产。

 

在细节中,看张一鸣如何打造公司这个「产品」

字节跳动CEO 张一鸣 |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什么是字节跳动的底色?

字节跳动推崇目标管理,推行 OKR 制度。CEO 张一鸣的 OKR 也是向员工公开的。OKR 的作用是上下对齐,目标统一。这么说可能有些抽象。实际上,在公司治理的各个环节和细节上,字节跳动都在与低效对抗,与目标统一较劲。

办公室的墙面该刷成什么样的颜色?不少互联网公司会把墙面装饰成与自身产品主色调匹配的颜色。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在字节跳动引发过一次讨论,甚至连张一鸣都曾参与其中。

字节跳动还是以今日头条作为品牌名对外时,红白配色的 logo 是它最显著的标志。因此,针对办公室装修,有人建议墙面也刷成红白配色。这样在公司内部可以建立匹配的文化与品牌氛围。张一鸣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认为,红白配色涂上墙对员工办公效率并没有什么帮助,反而容易让员工精神紧张。

如果把公司看作一款产品,办公室的装饰风格就像是这款产品的 UI,主色调的作用是给用户愉悦舒畅的体验。办公环境是高效办公的场所,效率是决定其UI色调的关键因素,其次才是文化与品牌氛围的搭建。这背后,实际是字节跳动有意识地为团队建立正向反馈的环境。

这种正向反馈也体现在公司行政管理的流程上,比如说下午茶的发放。多数企业提供下午茶,是将零食水果集中放置在茶水间,供员工自行取用。字节跳动也这么尝试过,但很快就取消了这种形式,改成由专人推车,在员工工位之间行走发放。

下午茶的数量是有限的,有的员工为了吃到零食会提前去到茶水间,这甚至会引发排队。排队是一件效率低下的事情。再者,真正繁忙的员工是没有时间过来排队的,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享受到公司的福利。小推车巡视的作用,就是让员工在工位上伸手就能取用下午茶。

小到公司以什么颜色、主题的风格装饰办公环境,行政为员工提供怎样的食堂、下午茶、薪酬福利,大到企业以何种 IT 软件维系公司日常的财会、审批等流程事物,又以怎样的组织架构实现员工协同管理等。对外字节跳动不断尝试推出新产品,对内字节跳动也像打造一款产品一样做公司。

这些细节看似无关紧要,组合在一起却构成了一家公司的底色。在打造公司这款产品时,字节跳动会采用更为先进的管理工具,在实现企业数字化升级的同时,这也是在打造的一种更为先进的组织能力,以防止制度固化带来的企业僵化,抵御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潜在风险。先进生产方式带来的高效性能,对公司而言,本身也是一种竞争力。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处理。
▍最近更新
更多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