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更多

对话“淘宝第一主播”薇娅:我的成功没有公式,最大压力来自不实言论

2020-09-08    
加入收藏

夜晚11点,位于滨江区的阿里中心1号楼仍灯火通明。

这里是薇娅背后的运营公司谦寻控股。整栋楼仿佛是欲望的交汇路口,时新又价格诱人的食品、服饰、生活用品分散在各层,等待被“选中”进入直播;这里是年轻人打拼的战场,即使凌晨两点他们依旧在电脑前敲打,或是在会议室中与品牌方斡旋;这里更见证了电商直播这种新兴业态如何进行高速运转,被誉为“淘宝第一主播”的薇娅就在这,与团队一年进行超过300场次的直播。

在大多数人入眠的时间里,谦寻控股仍随处可见奔走的员工,他们都在为位于大楼5层的小房间而忙碌。

那是薇娅的直播间,房间内四处散落着商品,集纳化妆品的玻璃柜占领了一整面墙。薇娅和助理像往常一样,按照预定流程和节奏介绍商品,镜头之外的几名团队成员各自沉默做着手中的事情。薇娅身后是那张每天出现在直播间的城市夜景灯墙。

在与搜狐财经对话的40分钟里,薇娅始终神采奕奕,即使凌晨也丝毫不显疲态。标志性的快语速让薇娅即使在有限的时间内仍能够对创业初心、工作困扰、前景规划等问题作出详尽回答,同时也对作息时间表、网络流言、生活工作平衡等热点话题作出回应。

从店主、艺人到主播:不为赚钱,一步一个脚印做好自己

晚上11点,薇娅正在直播间里进行服饰节的预告,这通常意味着这一天的直播已接近尾声。

与此同时,在4层的办公区走廊处,各色鞋子在两侧平铺开来,仅留下中间一条窄窄的过道。顺着走廊进入会议室,琳琅满目的食品、衣物占领了整个会议桌,不大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台划船机,几名年轻员工围着试用、打量。这些都是薇娅下播后要挑选的产品,据介绍,仅有很少一部分产品可以通过层层筛选最终进入直播间。

薇娅与团队共同选品

结束了当晚的直播和选品,薇娅在凌晨一点半回到直播间,开始与搜狐财经的对话。此时距薇娅8点开播已过去近6个小时,身着紫色西装、梳着高马尾的薇娅仍未有丝毫疲态,落座后一开口便是标志性的超快语速,与直播时没有丝毫分别。

在快问快答环节,薇娅笑着说自己最想改掉的小毛病是说话太快、嗓音太粗,这是四年直播经历留下的职业烙印。

从最开始开淘宝店“亏掉两套房”到去年双十一期间引导销售额超30亿;从默默无闻的服装小主播到全品类主播、“淘宝直播一姐”;从简单带货到卖房、卖火箭、做公益……

薇娅乘着直播的东风迅速走红,有人感叹她是天赋型主播,天生就该吃这碗饭。薇娅却对搜狐财经否认了“天赋”这类说法,认为是过往的每段经历都潜移默化地为从事直播做铺垫。

“你可能经历了很多不开心的事情,或者做了很多没有回报的事情,但都有可能是在为后面的机会到来做准备。我自己做过的那些职业,结合起来就是直播。”

薇娅正在进行直播

2003年,薇娅和彼时还是男朋友的董海锋用6000元,在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开了一家6平方米的女装小店,开始从事服装生意,3个月就赚到10万元。

带着人生第一桶金,薇娅转身去追逐梦想。2005年,在董海锋的支持下,薇娅参加选秀夺冠出道,在组合中担任女主唱。由于不喜欢被掌控、安排的艺人生活,薇娅在不甘中选择退出娱乐圈。

偶然的机会下,薇娅听说西安的服装市场很好,再加上2008年北京因举办奥运物流管控较为严格,薇娅决定转赴西安经营服装店,生意顺风顺水,高峰时期日流水40万。

2012年,薇娅看到淘宝电商的机会,和爱人关掉西安的全部店铺,满怀信心地去广州经营淘宝网店,接着是连亏两年,薇娅“觉得完了”。

彼时夫妇所处的“险境”一度让身边朋友担心。

“他们表面说‘行,你们做得对’,然后背后说这两个傻子把店关了,当时心里有一点小失落,觉得都是比较好的朋友,为什么不当面说,可能是怕伤害到我”。薇娅回忆。

2016年,薇娅首次试水淘宝直播,第一场直播的观看量仅有5000多,薇娅紧张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时的薇娅没有给自己设定太大目标,因为过往的辗转让她意识到,机会转瞬即逝、变化莫测,这一刻定下的目标未必适合下一个到来的机会。

“我参加比赛的时候想当歌手,后来想发专辑,发完专辑又去开店了,开一家店以后又想开两家店,再想发展又去做网店了,店铺开得好好的又去当主播了,与其那样给自己设固定的目标,还不如做好当下”。

薇娅对话搜狐财经

做主播四年,用世俗的评价标准来看,薇娅已经实现了成功。市面上关于薇娅收入的猜测形形色色,但本人始终未有正面回应。

新榜联合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全平台直播电商主播带货总榜显示,薇娅的以17.1亿元的7月预估销售额位列榜首,销售额接近第二名和第三名的总和。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努力赚多少钱”,薇娅对搜狐财经表示,“很多人看到某某主播一年赚多少钱、营业额多少,其实直播带货和做生意一样,不要抱太大的期望值,成功没有公式,就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自己”。

回应争议:不是真的不睡觉,最大压力来自不实言论

人红是非多,围绕薇娅的不仅有“淘宝直播一姐”的光环,还免不了争议与流言。

被指卖假货高仿、做公益被骂“作秀”、卷入明星代言风波被粉丝指责……薇娅无奈表示,目前自己面临的最大压力就来自于不实言论。

“我压力真的越来越大,今年在网上多了一些凭空捏造的文章或言论,他们会夸大或遐想,比如说我说一个东西好吃,他会想我这么说的原因是什么,第一是真的觉得好吃,第二是不是收了钱,还会有第三、第四、第五……出现这些遐想是正常的,但它也确实是我的困扰,都是完全没有的事情,不停有人来误解,你需要不停跟别人解释。”

薇娅正在进行直播

流言仅是薇娅所面对的压力的冰山一角。昼夜颠倒的作息,直播产业对接的品牌和工厂,身后日益壮大的团队……薇娅一路披荆斩棘,身上的担子似乎越来越重,“你会考虑说如果今天不直播了会有什么后果”。

网络上流传的薇娅作息时间表显示,薇娅每天下午3点起床,第二天早上6点甚至有时10点才能回家吃饭,睡眠时间有时不足5小时。

与搜狐财经对话的前两天,薇娅下午两点多起床,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回家睡觉,与网传的作息时间表相近。

网传薇娅作息时间表/图片源自网络

“有时我不好意思讲我的作息,很怕别人说薇娅不睡觉之类的,但我们确实是跟时间赛跑的感觉。当主播这么多年来,中间确实有过超负荷的状态,到身体吃不消的程度,无数次觉得好累呀,但现在还是能把控时间了。我不是真的不睡觉,又不是神仙,只是黑白颠倒,白天我会留足休息的时间。”

薇娅曾表示,拼命直播是因为“不敢停”,背后有工厂等着订单吃饭。今年薇娅又有了新的感觉,认为背后的工厂和品牌带来的不仅是压力和责任,从长远角度看,也是促使其发展前进的动力。二者共同成长、相辅相成。

直播行业自身的快节奏也让薇娅难以停歇。薇娅称,有的时候遇到公益或活动和直播时间冲突,但是团队的宗旨是任何事情都不能耽误直播,所以只能把自己的时间挤出来。此外,团队工作人员的分工各异,但都有与薇娅对接的部分,“他们每个人的工作都冲到一起来抢时间,我的一天就被排满了。”

除了外在的驱动力外,“爱操心”和“闲不下来”的性格可以说是驱动薇娅连轴转的内在动因。

“我就是操心的命”、“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薇娅对自己给出这样的评价。直播、售后、甚至公司新建的供应链基地的陈列,薇娅都忍不住想插手管一管;过年有三天到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薇娅休了两天就“心里很着急”;参加综艺活动离开手机,薇娅待了两天会感觉很多事情没有干,“特别难受”。

对薇娅而言,直播下播后、选品过程中吃点小零食或者和小伙伴一起讲讲笑话都可以算休息。如果真的有一天可以放一个漫长的假,薇娅说,她最想做的事情是陪伴家人。

关于薇娅和爱人共同创业、互相扶持的故事屡见不鲜。薇娅表示,和爱人在一块更多讨论的是工作,两个人互相觉得工作中的对方最有魅力。回到家里两个人会一人一个IPAD,没有太多语言,“但是心里很踏实”。

爱人更是薇娅在低谷时的精神支撑。

“我老公很正能量,能让你碰见不开心的事情时转而觉得心里很舒服。比如说遇到网上不实言论时,我说怎么写成这样,为什么要乱写?他会说这不一定是坏事,说明直播已经被越来越多人知道了。还有以前生意失败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说到底要不要坚持,他说面包会有的,只要我俩去努力,哪怕不行,以后也不会后悔。我说我很累,他会说你很充实,就这样一直开开导、疏通你。”

薇娅与团队共同选品

团队是薇娅的另一大支撑。“他们让我心里觉得有依靠,遇到任何问题的时候他们会说,‘姐别怕有我呢’”。

薇娅回忆称,有一次参加一场直播活动卖辣椒,薇娅吃了一整瓶辣椒,自己觉得还好、不辣,但是团队会心疼到哭泣,会感同身受。这种家人一样的羁绊亦成为薇娅前行中的一种动力,“我不能停下来,我还有团队要等着我去扛这个责任。”

潮水涌向何方?“直播仍是工作重心”

“2019年电商直播被推上了风口,仅‘双11’期间淘宝直播成交就达到了200亿元,有10名互联网营销师引导销售超过10亿元,100名互联网营销师引导销售超过千万元。这一连串数字,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薇娅曾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表达对直播行业的看法。

作为一种新经济业态,电商直播自去年开始一直处于风口之中。

7月6日,人社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包括“互联网营销师”在内的9个新职业。同月24日,人社部发布《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发展报告》,薇娅以互联网营销师的新职业学习案例身份出现在了报告里。

8月16日,第十三届全国青联委员正式产生,薇娅名列其中。

薇娅正在进行直播

与电商直播风口共舞的薇娅,一路经历了荣耀,亦遇见过荆棘,前路通向何方?仍无人知晓。

电商直播的迅速蹿红与疫情催生的“宅经济”密不可分,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平息、生产生活回到正轨,也有唱衰的声音开始出现。

胖球数据联合多家机构发布的2020年7月直播带货销售排行榜显示,7月份的整体带货成绩为80亿元,较上月的135亿元下跌了40%,接近“腰斩”。与此同时,行业迅速发展背后的乱象也开始显现:夸大宣传、三无产品、虚假刷单、坑位费套路……

身处浪潮之中的薇娅认为电商直播拥有无限可能。在问及除了直播之外是否有职业发展B计划时,薇娅表示自己只是立足当下,她说:“目前来讲直播是我的重心,只要大家需要我,我就不会给自己后路,顺着这条路往前走。”

薇娅表示,最开始从事电商直播只是为了证明“我可以”,到后来,她真正看到直播和公益为别人带来的价值,这让薇娅看到意义。

薇娅的粉丝被称作“薇娅的女人和骑士们”,比起常规的商家与客户之间的买卖关系,薇娅与直播间内的粉丝还多了一层情感的羁绊。

“我经常形容我们是陪伴的关系。我之前每年都会找一些粉丝,像纪录片一样去家里跟拍他们一天,因为我想了解他们的生活。其实每个人生活的一天看起来都很平常,但是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有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在晚上那一刹那他看直播可能是一个寄托,他看你直播会觉得是一个陪伴。”

通过直播间为屏幕前的粉丝带来陪伴让薇娅感受到价值所在,在疫情爆发的今年,薇娅尤其有感触。“今年是特殊的一年,可以通过线上让大家不用逛街就可以买到东西,带来经济的发展,我觉得很有价值。”

薇娅进行直播前准备

公益直播也是推动薇娅继续前行的力量。2019年起,薇娅赴云南、安徽、湖南、青海、河南、黑龙江、湖北等地做公益扶贫直播,近一年发起或参与近百次公益活动,扶贫助农公益直播场次近百场,累计引导成交额达到4.87亿元。

“刚开始我做公益被人说作秀,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讲影响很大,但是现在回想会觉得很值得,因为现在越来越多人也开始做公益直播了,这些都是价值所在。”

在热爱的行业里创造价值,这是当下薇娅坚持的道路和信念。展望未来,她不惧怕改变,拥抱变化并期待它所孕育的新事物,是薇娅一路摸索所积淀下的心得。

在薇娅的想象中,未来随着5G的发展,AR直播、虚拟试衣等玩法或许成为可能;从品类上看,那个卖火箭、卖房子的哆啦薇娅仍不会给自己设限,“任何别人有需要的东西我都想卖”。

凌晨3点工作结束,薇娅在团队的簇拥中离开。不久,结束了工作的团队工作人员也三三两两走出大楼,谦寻控股办公区的灯光逐渐熄灭,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处理。
▍最近更新
更多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