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更多

美国的金融游戏

2020-03-23    
加入收藏

 

美国的金融游戏

 

美元的国际地位

自1971年美国放弃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同黄金脱钩后,美国同主要产油国达成协议,石油贸易通过美元结算,由此开启了石油美元时代。脱离了黄金这个沉重的负担,美元和国际金融体系开始了魔幻的发展之路。

由于世界大宗商品,贸易的结算货币主要是美元,而美元的印发又不再受黄金的限制,这使具有印钞权的美联储可以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试问为何一张几乎零成本的绿色钞票却可以从各个国家换取100美元价值的产品?与发展中国家付出辛苦劳动,创造劳动价值等价的,却是美国轻松开动的印钞机。这一切归根于美国国际结算货币的地位,这使得美国可以向全世界征税,占有其他国家的劳动成果。

 

美国的贸易逆差

五十年来美国对其他国家的贸易逆差持续扩大,即美国对其他国家的总进口量远大于总出口。持续的贸易逆差加之连年用兵使得美国的债务规模持续新高,除了克林顿总统任职期间决定缩减债务,其他时间美国的政府债务则持续膨胀。

 

美国的金融游戏

 

贸易逆差的背后,则是大规模的制造业全球范围内的转移,先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发达国家转向亚洲四小龙,后来则转向中国,目前中国则成为了世界上制造业规模最大的国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

尽管美国有着持续扩大的贸易逆差,但是却并不影响美元的回流路径。以中国为例,中国辛苦制造的各类廉价商品不断出口美国,服务于坐享其成的美国社会,换回的是巨额的美元外汇储备。然而由于美国的技术封锁,中国却无法以美元购买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大量的外汇储备如何处理呢?重新购买美国的国债,又将美元还给了美国,换回的却是极低的美债收益。

金融碾压实体

随着美国金融行业的高度发展,各种期货、债券、股票及其金融衍生品市场高度发达,形成了巨大的资金池。在美国的GDP中,以金融为主的服务业占比超过80%,而其他实体经济则不到20%,美国的经济是典型的金融行业不断挤占碾压其他实体的经济。

金融行业本身并不制造实物产品和财富,却可以通过不断交易掠夺他人财富。在农业生产中,春耕夏种秋收冬藏生产粮食的经济活动周期以年计,而电脑交易高度发达的金融业中完成一笔交易不足一秒。实体经济产生的收益远远比不上金融资本的投机,但是金融资本的投机本质上却是在挤占实体经济活动产生的收益。整个世界就在这样的金融霸权的笼罩下艰难前行。

美国的金融游戏

 

工业化的血泪史

传统发达国家的原始资本积累是以殖民与掠夺开始的,但是后发的发展中国家与贫困国家要发展工业化,资本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工业化是一个资本不断增密的过程,大机器设备、厂房、高素质人才教育、完善的基础设施,无一不需要资本的投入。因此发展中国家利率普遍很高,反映的则是资本的极度稀缺,而发达国家则普遍进入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时代,反映的则是资本的极度充沛甚至泛滥。而发展中国家发展工业不得不借助外国资本,但是外资的极度廉价成本却可以毫不费力的打败本土资金,不但可以赚取利息差,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也使得外资获利。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就在这种对外来资本的极度依附中艰难的生存,积累微薄的廉价收益。

周期性危机

如果外来资本可以持续稳定的投入,发展中国家经济持续发展,也许情况会好得多,但是事情却并没有如此简单。美国金融资本的持续膨胀和投机资本的贪婪使得美国本土总是发生周期性危机,原因在于各种投机引发的泡沫的周期性崩溃。在美国的量化宽松周期内,美元流动性泛滥,各种投机资本开始兴起,引发股票、期货、债券等各类金融资产上涨,经济持续繁荣,资本在全世界进行投资。为了防止经济过热,遏制泡沫产生,美联储则通常选择加息,美国加息使得资金成本上涨,同时国内收益提高,形成了全世界范围内的美元回流,发展中国家出现资金短缺。

然而随着不断加息,美国本土经济泡沫破灭,大量的虚拟金融产品债务破灭,杠杆断裂,产生严重的流动性危机,进一步使世界各地范围内的大量资金迅速抽离,回流美国,而美联储为了应对危机不得不重新印发货币,量化宽松,开启新一轮货币泛滥周期。

但是美国本土的危机却因为美元的流向波及全球,严重依赖外资的发展中国家外资突然抽离,企业债务高企,破产,政府增发货币引发通货膨胀,开始陷入经济危机。而随着美国本土危机告一段落,天量超发的货币又开始涌出美国,在产生经济危机的发展中国家大肆收购廉价资产,以极低的成本占有发展中国家的优质资产。在危机国家,甚至几十年的财富积累被洗劫一空,1991年苏联解体,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不外如是。

而另一方面,在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投机资本不断兴风作浪,据统计,期货市场中有超过一半的交易为投机性交易。不断抬升的大宗商品及原材料价格被发展中国家高价买入,引发输入性通胀,进一步挤压制造业企业的利润和生存空间。

 

美国的金融游戏

在一次次的金融周期中,以美国为首的全球金融资本以一场场无硝烟的战争洗劫各国实体经济,使得实体经济一次次败下阵来。而在美国本土,情况同样如此,制造业空心化极其严重,在此次疫情危机期间甚至无法生产最基本的医疗用品。

美国如同一个已经失去自给能力的寄生体,在其军事霸权保障的金融霸权的笼罩下,不断从其他国家的实体产业和制造业吸取营养。而站在美国背后的,却不是美国人民,而是操纵着美国政府和美联储的私人银行家们。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侵犯或其他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处理。
▍最近更新
更多资讯 >>>